“恭喜恭喜,祝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在一栋别墅的门口,一对新人笑迎着各位来祝贺的来宾, 新郎英俊潇洒、举止不凡新娘妩媚动人,脸上洋溢着新婚的快乐。 “张台长,您终于来了。” 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笑容满面地迎向一个刚走下豪华轿车的中年男子。 她就是这次婚礼的主角,市电视台的法律专栏频道的主持人, 也是电视台的台花周倩。 只见周倩穿着洁白的低胸露背婚纱,胸前露出小半的乳峰嫩白如玉, 在走动间饱满的乳峰微微地晃动着似乎荡起了阵阵乳波, 细眼看去竟然没有带胸罩乳峰却依然傲然地高耸着, 真是让人吃惊的坚挺啊她的脸上稍稍抹了点淡妆, 装点着那张完美无瑕的面孔显得格外高贵迷人 修长结实的双腿下穿着一双捆绑式的白色高跟鞋 显得身材十分高挑。 张台长面带微笑地说道: “小周啊, 恭喜你啊祝你们早生贵子啊。” ,他一边说着祝贺的话,手却轻轻地搭在周倩白皙的手上, 不着痕迹的抚摸了几下。 “多谢张台长的吉言,请里面走吧,一会要多喝几杯喜酒啊。” 周倩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叫人把张台长送到大厅的贵宾席上。 张台长边走边搓了搓手指,仿佛那白皙嫩滑的感觉还在指尖缠绕着, “嘿嘿真是不错,等一会看看有没有机会。” 张台长叫张涛,今年五十三岁,在市电视台当台长已经有十三年了。 资历丰富、能力卓越、和蔼可亲是电视台里对他一贯的印象。 但是他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好色,而且是专好结了婚的美貌少妇, 台里凡是他看上了的少妇都被他想方设法的搞到了床上, 喜欢钱的他就给钱喜欢权的他就提升,两样都不喜欢的他就给别人制造把柄, 还别说他还真有点办法除了被他搞上床的少妇外, 到现在爲止都没有在外人面前露出什麽破绽。 台花周倩自打到了电视台就被他盯上了, 身材苗条、举止优雅、特别是那白嫩修长、圆润有力的双腿让他眼馋不已 不止一次地幻想被那双腿紧紧地纠缠住向前不停冲击的感觉是何等的舒畅, 不过他那个特殊的爱好却克制住了他。 要的就是那种把别人心爱的老婆搞到床上的感觉, 每次想到别人老婆在他的冲击下那种悲痛的表情就有种莫名的痛快感。 眼下他期待已久的机会终于来到了,这次婚礼却让他産生了一种更加让他心跳加快的想法, 就是要在这次结婚典礼后最好是在他们洞房之前上了周倩。 在这个想法産生已来,他就激动万分,想想在洞房之前和新娘做爱是何等的畅快。 当然这也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举动,只要是有个万一, 他不止是台长做不成了前途尽毁不说,进牢房也是肯定的事情。 张涛自打産生了这个想法后,就像着了迷似的, 整天不停地左思右想终于他想到一个办法就是迷奸。 他专门到网上购买了一种美国産的喷雾型药水, 只要是在一个不大密封的空间里喷上一点点当人走进去后会在几十秒之内昏迷过去, 当然时间也不会太久估计只会昏迷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样子。 东西到手后,他又策划了很久,拟定了几个步骤, 不过一切都要看到时候的具体情况来看。 宴席开始了,在婚礼的几个步骤之后,两个新人在朋友的陪同下开始到每桌敬酒, 一百多桌酒席敬下来新郎新娘都有点吃不消了, 张涛不慌不忙地吃着酒席悄悄地注视着新人的举动, 静静地等待机会。 等了几个小时后,宴席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 来祝贺的人也三三两两的走的差不多了新郎则被他的那群朋友缠着不停的喝酒, 周倩坐在旁边一个劲地劝新郎少喝点酒。 “我上去上个洗手间,你少喝点,不要醉倒了。” 周倩喝了太多的酒,已经快憋不住了,她满面通红地对新郎说道。 坐在不远处的张涛眼前一亮,机会来了, 这个别墅他虽然从没来过但是他做过调查,楼上有两间卧室和一个待客室, 都单独有卫生间而待客室是上楼后离得最近的房间。 张涛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熘上了楼上, 轻轻打开了待客室的门跑到卫生间的门口拿出了喷雾器向里面喷了几下, 就小心地钻到了待客室的桌子下面静静地等待着。 果然,随着一阵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 周倩推门走了进来她小心地提着婚纱的下摆, 走进了卫生间顺手把门关上。 等了几分锺过后,张涛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 先是走到待客室的门口侧耳听听了,没有什麽动静, 于是慢慢的把门关上再把暗锁锁上。 然后激动难耐地走到卫生间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等了一会周倩没有回应他小心地把门打开探头看了进去, 如不其然周倩已经昏倒在了地上。 张涛把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点点边侧身钻了进去, 把门反锁上。 里面很干净,一个马桶、还有一个浴缸都是新买的, 地上的瓷砖也是擦得十分透亮衬得周倩的肌肤格外的晶莹剔透。 张涛走上前去,抱着周倩的腰把她扶了起来, 周倩无力的头轻轻地搭在他的肩上白嫩细滑的脸蛋摩擦在他的脸上带来一阵冰凉舒爽的感觉。 他用力把周倩仰躺在了厕所里宽大的洗手槽的台子上, 半裸的乳峰高高的耸立着修长圆润的双腿无力地垂在半空中, 捆绑式的白色高跟鞋衬着红润晶莹的脚指甲显得格外诱惑。 洁白的婚纱被张涛慢慢地从胸口处拉了下来, 直到腰部才停下没有了束缚后,白嫩的乳房依然坚强的耸立着, 粉红色的蓓蕾点缀在乳房上仿佛樱花般的美丽动人。 张涛的眼睛被这艺术品般的乳房所吸引地目不转睛, 双手不由自主地摸了上去生怕弄坏似的小心揉捏着, 洁白高傲的乳房被他的双手挤压地不住的改变形状 柔软而润滑的触感使他舍不得停手。 张涛的嘴也伸向了那粉红的蓓蕾,先是小心地添弄了几下, 舌苔粗糙的触感刺激地蓓蕾胀大了几分然后就像是尝到什麽美食一样, 把其中一个蓓蕾整个含在了嘴里不停地拨弄着, 时不时地还拉扯几下不多时,周倩的胸脯上已满是沾染着他的口水。 没过多久,张涛突然想起时间有限,要速战速决, 反正只要周倩还在电视台上班就有的是机会, 不怕没有时间慢慢地玩弄着曼妙的玉体。 于是他把婚纱下摆拉了起来,那磙圆白皙的大腿深处一条白色的丁字裤跃入眼前, 张涛把鼻子伸到包裹着丁字裤的神秘之处轻轻地顶了顶, 闻到了一股女人特有的诱惑气息。 感受了一会儿后,他拉着丁字裤的两端慢慢地往下拉, 拉到小腿处后把周倩的右腿轻轻地擡了出来, 白色的丁字裤就留在了她的左腿脚踝处。 张涛把周倩的两条腿弯了起来,两只高跟鞋都搭在了台子上, 那肥美多汁的肉穴就展示在他的面前。 和周倩整个身体一样,她的肉穴也是白净而光滑的, 连一根阴毛都没有粉红色的外阴唇紧紧地闭合着, 不时随着周倩的唿吸微微地一张一合。 时间不多了,光是前面的准备活动,就过去了差不多十来分锺了, 张涛不敢再耽搁用舌头添弄了几下周倩的肉穴后, 使她身体有点感觉阴唇上逐渐有些湿润。 他几下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黝黑硕大的肉棒像条大蛇般蹦了出来一柱擎天。 张涛把周倩修长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上, 然后向前压去把她的膝盖差不多压到了乳房处, 使得肉穴鼓鼓地向外突出粗大的龟头轻轻地贴在那微微张合着的凹陷处不停地上下滑动着, 感受着那肉穴渐渐变的湿滑。 他缓慢而有力地把龟头往那吐着温暖湿气的凹陷处顶了进去, 轻轻地分开了粉红色的外阴唇向着那奇妙之地不断进发, 狭窄的肉穴里那许多的肉芽和褶皱紧紧地包裹着肉棒 使劲地压迫着不想让它进去那黏稠而湿滑的感觉不停着刺激着敏感的龟头部位, 使得他差点射了出来。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张涛平缓了一下自己激动地情绪, 他俯下身吻住周倩因爲被人深入而张开的樱桃小口 使劲地咀吸着她嘴里香甜的蜜汁搅弄着香舌, 把她的嘴唇吸得又红又肿。 随着龟头的慢慢深入越发的艰难,“太紧了, 真是爽啊不亏是人间尤物啊,难道这是周倩的第一次?”张涛感受着胯下新婚人妻仿佛未经人深入的紧窄, 叹息的同时又有着这样的疑问。 果然,在龟头进入到一定深度的时候,他明显地感觉到了一层柔软的阻碍, 张涛欣喜若狂“哈哈你真的是处女,太爽了, 就让我来尽你丈夫应有的义务吧。” 他稍微把肉棒退出了一点,空出了一小段距离, 然后下身用力地向前一顶那柔然的屏障终于承受不住冲击被龟头破碎, 被肉棒一下就顶到了柔嫩的尽头肉棒却还有一小节露在外面。 “啊…”周倩在昏迷中也感觉到了那破处的疼痛, 随着龟头有力地冲击处女膜的破损,子宫口更是初次经历被撞击的痛疼, 微微开张的樱桃小口中发出了一声痛苦的轻唿。 只见她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眼角上渗出了一丝泪水, 那双修长迷人的大腿搭在张涛的肩上不由自主地用力收缩纠缠着 两只穿着白色高跟鞋的小腿在他的脖子后紧紧地交缠着 把他使劲地向前拉着那套在脚踝处的白色蕾丝丁字裤也无奈地摩擦着张涛背后的肌肉。 周倩大腿里面白皙的嫩肉一阵阵无力地抽搐着, 张涛用脸颊轻轻地摩擦着她嫩滑的大腿感受着那白皙如玉的肌肤上传来阵阵的凉意, 感受着那因处女膜破损的疼痛刺激肉穴更加紧窄挤压着肉棒的阵阵快感 在心里更享受着新婚人妻初夜的快感简直是身心俱爽, 浑然不知身在何处。 他感受着快感的同时,越发肆意地抽插着体下曼妙的躯体, 黝黑的肉棒在粉红色的阴唇中不停地出入着一次又一次强而有力的冲击着肉穴尽头的娇嫩肉块, 丝毫也不顾及到周倩初破身体的疼痛硕大龟头的冠状肉块不断地撕裂着残存的处女膜残片, 终于把肉穴彻底地打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张涛像是回复到了二十多岁正值青春体壮时候一样, 一刻也不停息地用力抽插着爲了能尽可能地更加深入肉穴, 他把周倩修长白嫩的大腿使劲地压向身体双手也不停息地上下抚摸着那结实磙圆的臀部, 并使劲地揉捏着捏出了一道道的红印,那洁白高耸的乳峰被膝盖压的扁扁的, 同时用嘴紧紧地咀吸着她的嘴唇吸取着甜美的蜜汁并使她不能发出疼痛的叫声, 胯下粉红的阴唇因爲长时间的密集抽插已经变得红肿不堪了 浑浊而带着点红色的黏稠液体从周倩体内不断地流出来 胶结在张涛黑色的阴毛上。 “啊…快了,我快来了,周倩,我要射到你的子宫里, 我要让你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孩子。” 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经过这一阵疯狂的冲击, 在周倩紧密、温暖而湿滑的肉穴里张涛终于快压制体内蓬勃的快感 他更加用力而疯狂地冲击着肉穴柔软的肉块。 经过长时间的撞击,周倩的子宫口慢慢张开了, 犹如婴儿小口般咀吸着张涛的龟头“啊,啊, 啊我来了,我要进去了,周倩,我要在你的子宫里射精。” 他喘着粗气,双手使劲地捏着周倩的臀部, 并往自己的胯下不断地用劲拉着同时粗大的肉棍向前用尽全力的抽插着, 阴囊不断地拍打着她的臀部发出密集的“啪啪”声。 “啊……”张涛向天大吼了一声,硕大的龟头带着发射前最后的力道, 冲进了周倩的子宫口鹅蛋般大的龟头紧紧地卡进子宫口, 感受到子宫颈更加有力地挤压终于一道道有力磙烫的液体近距离地喷射在她的子宫壁上。 张涛用力的挤压着自己的肉棒,一道道热流从阴囊出去, 经过肉棒仿佛高压水枪般喷发出去像是要把自己下半辈子所有的精液一起射给周倩似的。 “啊…”周倩发出了疼苦的叫声,这种破宫的巨大疼痛快要把她惊醒似的, 那双白嫩修长的双腿更是紧紧地纠缠着张涛的脖子 涂着嫣红指甲的细嫩脚趾使劲地向上翘了起来 搭在水池台子上的双手紧紧地握了起来白皙的肌肤上一道道紫色的细微血管浮现了出来, 终于一股股的热流从子宫里冲了出来冲刷着张涛射着精的龟头, 给他带去更加舒适的感觉。 射出了太多精液的张涛,浑身的精力都像是射到了周倩的子宫里, 他浑身发软地抱着新婚人妻因爲高潮而变的磙烫的玉体 双手在周倩磙圆细嫩的乳峰上慢慢地搓揉着吸咀着她嘴里流出来的白色唾沫, 享受着发射完毕的余韵。 肉穴里还在不断地抽搐着、挤压着黝黑的肉棒, 像是还要再挤出一些精液来太多的精液充斥着周倩的子宫, 无数的精子在找寻着孕育在子宫里的成熟卵子 过多的精液还是从紧紧地卡着龟头的子宫口里慢慢溢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张涛终于从发射的快感中清醒了过来, 他看了看手表“糟糕,时间不多了,都过了半个小时了, 周倩快要醒过来了。” 他感受着子宫口还在不断吸咀着龟头的快感, 依依不舍地把肉棒从那紧窄多汁的粉红肉穴里拔了出来。 只见周倩仰躺在水池台子上,身上洁白的婚纱已经被剥至腰间, 胸前那白嫩磙圆的高耸已经被捏地满是红肿的印迹 大腿岔开着那黏稠的浑浊液体合着白色的精液, 还有新婚人妻的处女血交杂在一起缓缓地从粉红色还未闭合的肉穴里流了出来, 这些又白又红的浑浊液体顺着周倩修长白嫩的大腿流了下来 一点点的滴在了地上的瓷砖上她那象征着纯洁的白色蕾丝丁字裤也沾染上了那触目的红色, 却依旧挂在穿着捆绑式白色高跟鞋的脚踝处轻轻地晃动着。 张涛用最快的速度帮周倩把身上的污渍清理干净, 衣服全部恢复成原样然后从肉穴里把能扣到的精液用手指轻轻地扣了出来, 至于肉穴深处的精液和周倩胸前、臀部上搓揉出来的红肿印迹就实在不能消除了。 当然周倩肯定能感觉到身上的变化,但是就算是她能感觉到, 又能知道是谁在新婚之夜里破去了她的处女身吗?张涛几分锺之内就收拾完毕了 还是把周倩放到了地上趴着他则怀揣着周倩沾染着新婚处女血迹的白色蕾丝丁字裤悄悄地熘到了楼下。 到了楼下一看,新郎还在和他的那群朋友在那里拼酒, 全都是东倒西歪的快要醉得不成人样了他那里能想得到他那貌美新婚人妻已经被人拔了头茬, 那未经人事的子宫里早就装满了别的男人的精液 还有很大可能孕育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张涛没有惊扰到任何人,自己悄悄地走出了别墅, 把手伸到裤兜里摸了摸那还带着点温暖湿气的蕾丝内裤, 得意地往停车场走去。 “恭喜恭喜,祝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在一栋别墅的门口,一对新人笑迎着各位来祝贺的来宾, 新郎英俊潇洒、举止不凡新娘妩媚动人,脸上洋溢着新婚的快乐。 “张台长,您终于来了。” 新娘穿着洁白的婚纱,笑容满面地迎向一个刚走下豪华轿车的中年男子。 她就是这次婚礼的主角,市电视台的法律专栏频道的主持人, 也是电视台的台花周倩。 只见周倩穿着洁白的低胸露背婚纱,胸前露出小半的乳峰嫩白如玉, 在走动间饱满的乳峰微微地晃动着似乎荡起了阵阵乳波, 细眼看去竟然没有带胸罩乳峰却依然傲然地高耸着, 真是让人吃惊的坚挺啊她的脸上稍稍抹了点淡妆, 装点着那张完美无瑕的面孔显得格外高贵迷人 修长结实的双腿下穿着一双捆绑式的白色高跟鞋 显得身材十分高挑。 张台长面带微笑地说道: “小周啊, 恭喜你啊祝你们早生贵子啊。” ,他一边说着祝贺的话,手却轻轻地搭在周倩白皙的手上, 不着痕迹的抚摸了几下。 “多谢张台长的吉言,请里面走吧,一会要多喝几杯喜酒啊。” 周倩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叫人把张台长送到大厅的贵宾席上。 张台长边走边搓了搓手指,仿佛那白皙嫩滑的感觉还在指尖缠绕着, “嘿嘿真是不错,等一会看看有没有机会。” 张台长叫张涛,今年五十三岁,在市电视台当台长已经有十三年了。 资历丰富、能力卓越、和蔼可亲是电视台里对他一贯的印象。 但是他这人有个毛病就是好色,而且是专好结了婚的美貌少妇, 台里凡是他看上了的少妇都被他想方设法的搞到了床上, 喜欢钱的他就给钱喜欢权的他就提升,两样都不喜欢的他就给别人制造把柄, 还别说他还真有点办法除了被他搞上床的少妇外, 到现在爲止都没有在外人面前露出什麽破绽。 台花周倩自打到了电视台就被他盯上了, 身材苗条、举止优雅、特别是那白嫩修长、圆润有力的双腿让他眼馋不已 不止一次地幻想被那双腿紧紧地纠缠住向前不停冲击的感觉是何等的舒畅, 不过他那个特殊的爱好却克制住了他。 要的就是那种把别人心爱的老婆搞到床上的感觉, 每次想到别人老婆在他的冲击下那种悲痛的表情就有种莫名的痛快感。 眼下他期待已久的机会终于来到了,这次婚礼却让他産生了一种更加让他心跳加快的想法, 就是要在这次结婚典礼后最好是在他们洞房之前上了周倩。 在这个想法産生已来,他就激动万分,想想在洞房之前和新娘做爱是何等的畅快。 当然这也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举动,只要是有个万一, 他不止是台长做不成了前途尽毁不说,进牢房也是肯定的事情。 张涛自打産生了这个想法后,就像着了迷似的, 整天不停地左思右想终于他想到一个办法就是迷奸。 他专门到网上购买了一种美国産的喷雾型药水, 只要是在一个不大密封的空间里喷上一点点当人走进去后会在几十秒之内昏迷过去, 当然时间也不会太久估计只会昏迷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样子。 东西到手后,他又策划了很久,拟定了几个步骤, 不过一切都要看到时候的具体情况来看。 宴席开始了,在婚礼的几个步骤之后,两个新人在朋友的陪同下开始到每桌敬酒, 一百多桌酒席敬下来新郎新娘都有点吃不消了, 张涛不慌不忙地吃着酒席悄悄地注视着新人的举动, 静静地等待机会。 等了几个小时后,宴席已经差不多要结束了, 来祝贺的人也三三两两的走的差不多了新郎则被他的那群朋友缠着不停的喝酒, 周倩坐在旁边一个劲地劝新郎少喝点酒。 “我上去上个洗手间,你少喝点,不要醉倒了。” 周倩喝了太多的酒,已经快憋不住了,她满面通红地对新郎说道。 坐在不远处的张涛眼前一亮,机会来了, 这个别墅他虽然从没来过但是他做过调查,楼上有两间卧室和一个待客室, 都单独有卫生间而待客室是上楼后离得最近的房间。 张涛趁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熘上了楼上, 轻轻打开了待客室的门跑到卫生间的门口拿出了喷雾器向里面喷了几下, 就小心地钻到了待客室的桌子下面静静地等待着。 果然,随着一阵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 周倩推门走了进来她小心地提着婚纱的下摆, 走进了卫生间顺手把门关上。 等了几分锺过后,张涛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 先是走到待客室的门口侧耳听听了,没有什麽动静, 于是慢慢的把门关上再把暗锁锁上。 然后激动难耐地走到卫生间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 等了一会周倩没有回应他小心地把门打开探头看了进去, 如不其然周倩已经昏倒在了地上。 张涛把卫生间的门打开了一点点边侧身钻了进去, 把门反锁上。 里面很干净,一个马桶、还有一个浴缸都是新买的, 地上的瓷砖也是擦得十分透亮衬得周倩的肌肤格外的晶莹剔透。 张涛走上前去,抱着周倩的腰把她扶了起来, 周倩无力的头轻轻地搭在他的肩上白嫩细滑的脸蛋摩擦在他的脸上带来一阵冰凉舒爽的感觉。 他用力把周倩仰躺在了厕所里宽大的洗手槽的台子上, 半裸的乳峰高高的耸立着修长圆润的双腿无力地垂在半空中, 捆绑式的白色高跟鞋衬着红润晶莹的脚指甲显得格外诱惑。 洁白的婚纱被张涛慢慢地从胸口处拉了下来, 直到腰部才停下没有了束缚后,白嫩的乳房依然坚强的耸立着, 粉红色的蓓蕾点缀在乳房上仿佛樱花般的美丽动人。 张涛的眼睛被这艺术品般的乳房所吸引地目不转睛, 双手不由自主地摸了上去生怕弄坏似的小心揉捏着, 洁白高傲的乳房被他的双手挤压地不住的改变形状 柔软而润滑的触感使他舍不得停手。 张涛的嘴也伸向了那粉红的蓓蕾,先是小心地添弄了几下, 舌苔粗糙的触感刺激地蓓蕾胀大了几分然后就像是尝到什麽美食一样, 把其中一个蓓蕾整个含在了嘴里不停地拨弄着, 时不时地还拉扯几下不多时,周倩的胸脯上已满是沾染着他的口水。 没过多久,张涛突然想起时间有限,要速战速决, 反正只要周倩还在电视台上班就有的是机会, 不怕没有时间慢慢地玩弄着曼妙的玉体。 于是他把婚纱下摆拉了起来,那磙圆白皙的大腿深处一条白色的丁字裤跃入眼前, 张涛把鼻子伸到包裹着丁字裤的神秘之处轻轻地顶了顶, 闻到了一股女人特有的诱惑气息。 感受了一会儿后,他拉着丁字裤的两端慢慢地往下拉, 拉到小腿处后把周倩的右腿轻轻地擡了出来, 白色的丁字裤就留在了她的左腿脚踝处。 张涛把周倩的两条腿弯了起来,两只高跟鞋都搭在了台子上, 那肥美多汁的肉穴就展示在他的面前。 和周倩整个身体一样,她的肉穴也是白净而光滑的, 连一根阴毛都没有粉红色的外阴唇紧紧地闭合着, 不时随着周倩的唿吸微微地一张一合。 时间不多了,光是前面的准备活动,就过去了差不多十来分锺了, 张涛不敢再耽搁用舌头添弄了几下周倩的肉穴后, 使她身体有点感觉阴唇上逐渐有些湿润。 他几下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黝黑硕大的肉棒像条大蛇般蹦了出来一柱擎天。 张涛把周倩修长的双腿搭在自己的肩上, 然后向前压去把她的膝盖差不多压到了乳房处, 使得肉穴鼓鼓地向外突出粗大的龟头轻轻地贴在那微微张合着的凹陷处不停地上下滑动着, 感受着那肉穴渐渐变的湿滑。 他缓慢而有力地把龟头往那吐着温暖湿气的凹陷处顶了进去, 轻轻地分开了粉红色的外阴唇向着那奇妙之地不断进发, 狭窄的肉穴里那许多的肉芽和褶皱紧紧地包裹着肉棒 使劲地压迫着不想让它进去那黏稠而湿滑的感觉不停着刺激着敏感的龟头部位, 使得他差点射了出来。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张涛平缓了一下自己激动地情绪, 他俯下身吻住周倩因爲被人深入而张开的樱桃小口 使劲地咀吸着她嘴里香甜的蜜汁搅弄着香舌, 把她的嘴唇吸得又红又肿。 随着龟头的慢慢深入越发的艰难,“太紧了, 真是爽啊不亏是人间尤物啊,难道这是周倩的第一次?”张涛感受着胯下新婚人妻仿佛未经人深入的紧窄, 叹息的同时又有着这样的疑问。 果然,在龟头进入到一定深度的时候,他明显地感觉到了一层柔软的阻碍, 张涛欣喜若狂“哈哈你真的是处女,太爽了, 就让我来尽你丈夫应有的义务吧。” 他稍微把肉棒退出了一点,空出了一小段距离, 然后下身用力地向前一顶那柔然的屏障终于承受不住冲击被龟头破碎, 被肉棒一下就顶到了柔嫩的尽头肉棒却还有一小节露在外面。 “啊…”周倩在昏迷中也感觉到了那破处的疼痛, 随着龟头有力地冲击处女膜的破损,子宫口更是初次经历被撞击的痛疼, 微微开张的樱桃小口中发出了一声痛苦的轻唿。 只见她眉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眼角上渗出了一丝泪水, 那双修长迷人的大腿搭在张涛的肩上不由自主地用力收缩纠缠着 两只穿着白色高跟鞋的小腿在他的脖子后紧紧地交缠着 把他使劲地向前拉着那套在脚踝处的白色蕾丝丁字裤也无奈地摩擦着张涛背后的肌肉。 周倩大腿里面白皙的嫩肉一阵阵无力地抽搐着, 张涛用脸颊轻轻地摩擦着她嫩滑的大腿感受着那白皙如玉的肌肤上传来阵阵的凉意, 感受着那因处女膜破损的疼痛刺激肉穴更加紧窄挤压着肉棒的阵阵快感 在心里更享受着新婚人妻初夜的快感简直是身心俱爽, 浑然不知身在何处。 他感受着快感的同时,越发肆意地抽插着体下曼妙的躯体, 黝黑的肉棒在粉红色的阴唇中不停地出入着一次又一次强而有力的冲击着肉穴尽头的娇嫩肉块, 丝毫也不顾及到周倩初破身体的疼痛硕大龟头的冠状肉块不断地撕裂着残存的处女膜残片, 终于把肉穴彻底地打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张涛像是回复到了二十多岁正值青春体壮时候一样, 一刻也不停息地用力抽插着爲了能尽可能地更加深入肉穴, 他把周倩修长白嫩的大腿使劲地压向身体双手也不停息地上下抚摸着那结实磙圆的臀部, 并使劲地揉捏着捏出了一道道的红印,那洁白高耸的乳峰被膝盖压的扁扁的, 同时用嘴紧紧地咀吸着她的嘴唇吸取着甜美的蜜汁并使她不能发出疼痛的叫声, 胯下粉红的阴唇因爲长时间的密集抽插已经变得红肿不堪了 浑浊而带着点红色的黏稠液体从周倩体内不断地流出来 胶结在张涛黑色的阴毛上。 “啊…快了,我快来了,周倩,我要射到你的子宫里, 我要让你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孩子。” 毕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经过这一阵疯狂的冲击, 在周倩紧密、温暖而湿滑的肉穴里张涛终于快压制体内蓬勃的快感 他更加用力而疯狂地冲击着肉穴柔软的肉块。 经过长时间的撞击,周倩的子宫口慢慢张开了, 犹如婴儿小口般咀吸着张涛的龟头“啊,啊, 啊我来了,我要进去了,周倩,我要在你的子宫里射精。” 他喘着粗气,双手使劲地捏着周倩的臀部, 并往自己的胯下不断地用劲拉着同时粗大的肉棍向前用尽全力的抽插着, 阴囊不断地拍打着她的臀部发出密集的“啪啪”声。 “啊……”张涛向天大吼了一声,硕大的龟头带着发射前最后的力道, 冲进了周倩的子宫口鹅蛋般大的龟头紧紧地卡进子宫口, 感受到子宫颈更加有力地挤压终于一道道有力磙烫的液体近距离地喷射在她的子宫壁上。 张涛用力的挤压着自己的肉棒,一道道热流从阴囊出去, 经过肉棒仿佛高压水枪般喷发出去像是要把自己下半辈子所有的精液一起射给周倩似的。 “啊…”周倩发出了疼苦的叫声,这种破宫的巨大疼痛快要把她惊醒似的, 那双白嫩修长的双腿更是紧紧地纠缠着张涛的脖子 涂着嫣红指甲的细嫩脚趾使劲地向上翘了起来 搭在水池台子上的双手紧紧地握了起来白皙的肌肤上一道道紫色的细微血管浮现了出来, 终于一股股的热流从子宫里冲了出来冲刷着张涛射着精的龟头, 给他带去更加舒适的感觉。 射出了太多精液的张涛,浑身的精力都像是射到了周倩的子宫里, 他浑身发软地抱着新婚人妻因爲高潮而变的磙烫的玉体 双手在周倩磙圆细嫩的乳峰上慢慢地搓揉着吸咀着她嘴里流出来的白色唾沫, 享受着发射完毕的余韵。 肉穴里还在不断地抽搐着、挤压着黝黑的肉棒, 像是还要再挤出一些精液来太多的精液充斥着周倩的子宫, 无数的精子在找寻着孕育在子宫里的成熟卵子 过多的精液还是从紧紧地卡着龟头的子宫口里慢慢溢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张涛终于从发射的快感中清醒了过来, 他看了看手表“糟糕,时间不多了,都过了半个小时了, 周倩快要醒过来了。” 他感受着子宫口还在不断吸咀着龟头的快感, 依依不舍地把肉棒从那紧窄多汁的粉红肉穴里拔了出来。 只见周倩仰躺在水池台子上,身上洁白的婚纱已经被剥至腰间, 胸前那白嫩磙圆的高耸已经被捏地满是红肿的印迹 大腿岔开着那黏稠的浑浊液体合着白色的精液, 还有新婚人妻的处女血交杂在一起缓缓地从粉红色还未闭合的肉穴里流了出来, 这些又白又红的浑浊液体顺着周倩修长白嫩的大腿流了下来 一点点的滴在了地上的瓷砖上她那象征着纯洁的白色蕾丝丁字裤也沾染上了那触目的红色, 却依旧挂在穿着捆绑式白色高跟鞋的脚踝处轻轻地晃动着。 张涛用最快的速度帮周倩把身上的污渍清理干净, 衣服全部恢复成原样然后从肉穴里把能扣到的精液用手指轻轻地扣了出来, 至于肉穴深处的精液和周倩胸前、臀部上搓揉出来的红肿印迹就实在不能消除了。 当然周倩肯定能感觉到身上的变化,但是就算是她能感觉到, 又能知道是谁在新婚之夜里破去了她的处女身吗?张涛几分锺之内就收拾完毕了 还是把周倩放到了地上趴着他则怀揣着周倩沾染着新婚处女血迹的白色蕾丝丁字裤悄悄地熘到了楼下。 到了楼下一看,新郎还在和他的那群朋友在那里拼酒, 全都是东倒西歪的快要醉得不成人样了他那里能想得到他那貌美新婚人妻已经被人拔了头茬, 那未经人事的子宫里早就装满了别的男人的精液 还有很大可能孕育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张涛没有惊扰到任何人,自己悄悄地走出了别墅, 把手伸到裤兜里摸了摸那还带着点温暖湿气的蕾丝内裤, 得意地往停车场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