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淫神功

唐玄夜修炼的功法名为《噬淫》,这是一种辅助的功法, 没有人会专一修炼此功唯一的特点就是可以通过吞噬女人修炼出的淫气来增长实力, 增长自身淫气的浓郁。 淫术功法分为天地玄黄,而修炼的气息又分三种, 淫、骚、贱根据功法的等阶和人的天赋修出不同的气息, 并不是所有修炼淫功的人都可以修炼出淫气功法的等阶和自身的潜能决定了能否修出淫气, 天赋一般的人修炼一生也只能修出浑身贱气夹带着一丝的骚气, 而有的人却天生带有浓郁的淫气。 并不是说有着骚气和贱气的人就弱,有些奴隶, 往往会把自身的淫气全部散去修炼贱气和骚气!而秦瑶所修炼出的就是淫气, 而且浓郁至极完全可以没日没夜的供应唐玄夜吸取。 这也是秦瑶让唐玄夜学习《噬淫》的前提, 如果她没有修出如此浓郁的淫气她绝对不会让唐玄夜修炼这种只需要性交就可以快速提升实力的功法。 秦瑶的大殿当中,五个娇小的女人狗爬在地, 高高翘起粉臀十片臀瓣紧紧的挤在一起,让人光看一眼就血脉喷张。 这是伺候秦瑶起居的五个侍女,是秦瑶的奴隶, 如今秦瑶认主唐玄夜这五个女人当然也顺理成章的被唐玄夜强硬的霸占成了自己的专属玩物, 现在听命于唐玄夜的命令翘起粉臀,让唐玄夜欣赏。 她们的主人秦瑶则是恭敬的跪在唐玄夜的的脚边, 带着魅惑的微笑伸出舌头,在唐玄夜的龟头马眼出扫动。 唐玄夜摸了摸秦瑶的头,夸奖道「母猪舔的不错, 这顿鞭子就免了吧」秦瑶的脸上刚浮现起微笑 正想扣谢主人一道白光渐落在唐玄夜的面前, 冷声道「不行」来人正是四主母白若沫她一直都身穿一件白色披莎, 只是身体被白色的浓雾遮蔽不让外人窥视。 「为什么啊」唐玄夜不解的问道,这段时间, 白若沫几乎每天都要来秦瑶这里一次在唐玄夜和秦瑶做爱时, 充当师父的职责教唐玄夜各种羞辱秦瑶的方法, 唐玄夜也把白若沫当成了自己的导师因为白若沫的凌辱女人的方式实在是太多了, 每次都把秦瑶虐的哭声求饶。 秦瑶适时闭嘴,专心舔舐唐玄夜的龟头, 她很害怕这个四主母怕多嘴得罪四主母使她又给主人出些点子凌辱自己。 「母猪就是用来打骂的,每天宠着还不把她宠上天了」白若沫冷声对唐玄夜说道, 娇美的容颜现在布满寒霜一双亮丽的美目冷冷的看着唐玄夜。 白若沫的这番话让唐玄夜极为的不舒服, 再看到冰美人对自己冷眼相待怒从心中起,怒道「你是厕奴难道就是用来做马桶的吗」刚说完, 唐玄夜就后悔了白若沫是什么人这些日子他可没少去了解, 越知道白若沫的过往唐玄夜就越是心悸。 果然,听闻唐玄夜的话,白若沫的眼睛里射出一丝杀意, 瞳孔中有着星河崩碎的片段白纱也随风舞动, 空气中透露着肃杀之气。 唐玄夜感到身后一阵发凉,白若沫流露出的恐怖实力, 让唐玄夜深感恐惧。 秦瑶也在第一时间站了起来,护在自己主人的身前, 随浑身赤裸肌肤红润,但是汹涌在周围的能量依然浑厚, 直勾勾的看着白若沫随时准备出手。 「呵呵,我是厕奴,所以就是用来做马桶的, 而且还是一个最不要脸的马桶」两人对峙了几分钟 白若沫收敛气息突然轻笑出来,转身对还坐在椅子上的唐玄夜说道。 秦瑶愣在原地,她没想到张扬一世的四主母竟然会顺着自己主人的话说, 而且还是在贬低自己揭露自己的伤!唐玄夜也有些不明所以, 他察觉古籍翻找了四主母的所有他知道四主母的霸道和强势, 可现在却在自己面前说出这样一番话太过古怪!如果说给别人, 一定会被笑掉大牙嗤笑自己得了幻想症。 「什么身份就是要做什么,她是母猪,所以是泄欲工具, 我是厕奴所以是排泄工具」白若沫又道,她笑容妩媚, 声音销魂一本正经的阐述着极端的思想。 唐玄夜陷入沉默,他在思考,思考白若沫话语里透露的意思, 也在思考白若沫这么做的目的。 因为刚才白若沫一件露出杀意,可是最后却隐忍了起来, 而且还顺着自己的意思这太奇怪了。 秦瑶依然警惕的看着白若沫,她也奇怪, 不明白这个四主母为什么会敛去杀意用低贱的语气迎合自己的主人。 「我是她的主人,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还轮不到你指手划足」从相处的这几天来看唐玄夜发现这个四主母似很怕得罪自己, 于是唐玄夜心一横故作的说道,只不过他的声音很不自然, 很紧张。 果然,白若沫的脸色一变,但是却又恢复过来, 表情更加的妩媚娇笑的说道「是,她是你的母猪, 你想怎么玩都可以我只是给一些建议」白若沫的态度更加印证了唐玄夜的看法, 这让唐玄夜更加的奇怪和疑惑也让唐玄夜对白若沫防备起来。 秦瑶听到唐玄夜这番话嘴角露出一丝甜蜜的微笑, 她知道唐玄夜并不是把她当成一头供他泄欲母猪, 从唐玄夜对自己的宠爱来看她的地位如同爱奴, 因为她能感觉到唐玄夜对自己的关心。 最重要的是,秦瑶知道唐玄夜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的温文尔雅, 相反在淫虐奴隶上唐玄夜足够疯狂,对待她的五个侍女, 从来没用手软过常常对五人随意打骂,可对自己, 却总是温柔的抚摸。 「贱货,还不过来给老子舔鸡巴」心情烦躁的唐玄夜看到还站在那里傻笑的秦瑶, 一把拉过秦瑶压在身下骂道。 秦瑶哪敢多嘴,娇吟的张开嘴巴含住唐玄夜的龟头, 细微的吞吐时不时的朝唐玄夜抛一个媚眼,挑逗着唐玄夜。 白若沫和往常一样,面色红润的站在一旁, 眼神迷离的看着秦瑶为唐玄夜做着口舌服务。 「你们五个,给我自慰,用拳头捅自己的屁眼」唐玄夜心中的烦躁迁怒了在一旁狗爬的五个侍女, 下令道。 知道唐玄夜心情不好,秦瑶调整唿吸,张大嘴巴, 脑袋向下狂压一股呕吐感勐然袭来,生怕吐出一点让唐玄夜反感, 秦瑶连连吞咽硬生生的把到了喉咙的呕吐物全部吞下, 然后忍着喉咙的不适把整根肉棒全部吞进喉咙, 痛苦的娇吟一声脑袋上下起伏,给唐玄夜做着深喉中出。 再看唐玄夜,之前的怒意被一个猥琐到极点的淫笑所代替, 唐玄夜把手搭在秦瑶的香发上腰部向上挺动, 猥琐的低声哼哼。 白若沫在一旁看的无言以对,她实在想不明白, 为什么当唐玄夜舒服的时候往往会露出一个猥琐的嘴脸, 虽然不喜欢唐玄夜这幅表情但是白若沫却十分喜爱唐玄夜那粗壮无比的巨龙, 那是比她主人都要大的一根巨物她想象不到这根东西插进来自己身体时会给她带来怎样的快感, 是不是可以直接把自己肏的高潮迭起。 秦瑶皱着琼眉,在唐玄夜的胯下上下起伏, 边蠕动自己的食道来给主人的肉棒按摩边舔舐自己嘴里的棒身, 给唐玄夜带来两重不同的快感。 五个侍女也在忍着剧痛,握紧拳头,不停的一下一下砸入自己的屁眼, 来给唐玄夜助兴。 这些侍女平时过得比唐玄夜都滋润,除了晚上要给秦瑶舔屄外, 每天无所事。 唐玄夜看都不看侍女一样,他只顾着享受着自己的美人猪的喉咙带给她的快感。 享受了一会秦瑶的服务,唐玄夜抓起秦瑶的头发, 秦瑶明白主人想做什么于是把肉棒从喉咙里拔出, 发出「波」拔酒盖的声音急促的吸了一口气后把手背在身后。 「真乖」唐玄夜夸奖了一下后,站起身来, 抓着师父的头发把秦瑶的头提在自己胯部时抽出肉棒, 而秦瑶也很懂事的张大嘴巴随后,唐玄夜兽性爆发, 抱着秦瑶的脑袋如同肏屄一样,在秦瑶的喉咙里抽插中出, 把秦瑶插的直翻白眼可秦瑶两只手却在身后紧紧的抱在一起, 不敢乱动。 接连肏了十多分钟,正当秦瑶眼神涣散, 眼看就要缺氧昏厥的时候唐玄夜把肉棒狠狠的刺入秦瑶的喉咙, 把滚烫的精液射入秦瑶的胃里。 当唐玄夜放开秦瑶时,秦瑶连忙跪爬在地上向唐玄夜扣谢「唿……谢谢……谢谢主人……赏赐……下贱的……母猪精液……请让下贱的母猪……为高贵的肉棒……清理棒身」「哼, 看你这么听话的份上赐你犬名,以后自称秦瑶犬吧」唐玄夜重新坐在椅子上, 一边享受着自己的恩师为自己清理肉棒故作低沉的说道。 这可不是白若沫教给唐玄夜的,这是他很早就萌生的想法, 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所以直到今天才下出更改令。 「……谢谢……谢谢主人赐名……母……秦瑶犬……一定做好主人最低贱的母猪……最下贱的母畜……」秦瑶激动的跪爬在地上扣头, 在这两个月里她每天都想尽方法来取悦唐玄夜, 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讨唐玄夜欢心现如今终于苦尽甘来, 虽然自己的身份仍然是一头母猪但是这一个得来不易的犬名透露出的意思也不再少数。 而站在一旁的白若沫脸上却阴晴不定,她万万没想到唐玄夜会在这时候给秦瑶赐名, 而且还是赐予尊贵的犬字。 这可打乱了白若沫的如意算盘,按她的设想, 秦瑶的身份为母猪而她则是厕奴,加上自己谄媚的能力, 还勉强可以和秦瑶抗衡如果秦瑶的身份提高, 那么她将要被迫向秦瑶妥协。 因为三天后就是淫殿万年一次的祭祖大会, 祖师的器魂会回归帮助那些虚度风华的奴隶解除原主人和奴隶签订的契约。 这里的限制很多,但是白若沫所有标准都符合, 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现如今出了这个变故, 让她头大如斗。 唐玄夜并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会让白若沫生出这么的感慨, 他现在只想享受师父的跪拜叩首享受师父的臣服。 秦瑶激动的磕完头后,兴奋的爬在唐玄夜的脚边, 不停的用着自己的俏脸蹭唐玄夜的鞋底表示自己的顺从。 「爬在那个贱货身上,把你的屄口打开」唐玄夜踢开秦瑶, 指着跪趴在地上捣鼓屁眼的五个侍女说道。 秦瑶听到唐玄夜的命令,不加犹豫的朝自己的侍女狗爬过去, 对于在自己侍女面前展露淫态秦瑶已经习以为常, 只要是唐玄夜的命令秦瑶都会立马执,别说让她爬在侍女身上被唐玄夜玩弄, 就算是让她给侍女舔屁眼秦瑶都不会拒绝行。 唐玄夜忽视了五个跪爬在地上拳交屁眼的侍女, 压在秦瑶身上一只脚踩在一位侍女的脑袋上, 挺起自己黑黝黝的大鸡巴没有丝毫前戏的润滑, 对准秦瑶粉嫩鲜艳的屄洞狠狠的刺入。 「嗯……谢谢……谢谢主人……插入……秦瑶犬……淫贱的小穴……」这么长时间的淫乱生活已经让秦瑶的嫩穴适应了唐玄夜那惊人的尺度, 当唐玄夜的肉棒插入时秦瑶立马如一只发情的母狗一样, 努力摇晃着自己丰满的翘臀感谢自己爱徒的临幸。 唐玄夜站稳脚跟,呵呵淫笑两声,突然开始了大力抽插的动作, 粗壮的肉棒在秦瑶犬的嫩穴里驰骋。 他一只脚踩在侍女的头上,如同一个骑马的将领, 在骑秦瑶这头烈马!秦瑶犬俏脸嫣红媚眼如丝, 两只手按在自己的侍女满是香汗的背上轻傲高贵的眼神被欲望情迷所取代, 香唇微张不断的发出一声声淫靡下贱的浪叫, 仿佛在和自己的侍女叙说自己对性的渴望和唐玄夜的强大!唐玄夜看着之前高贵轻傲的师父如今竟然如此的放荡 这更加刺激了他的兽欲让他的浸泡在秦瑶蜜穴中的肉棒都粗了几分。 「啊……啊……肏我……」秦瑶犬双眼骚浪的看着自己的爱徒, 微微测过身子俯首弄姿,挺胸翘臀,将自己的淫荡的身体曲线更美的展现在了唐玄夜眼前。 唐玄夜兴奋异常,肉棒坚硬如铁,秦瑶媚眼如丝的样子深深吸引着他, 让他的唿吸都加重了几分。 「贱货……肏死你……」唐玄夜的双手不停的在秦瑶犬身上抚摸, 贪婪的把玩着自己师父傲人的肌肤高耸丰满的美艳大奶子, 性感羞耻的玉腿浑圆饱满的美臀,还有柔软换呢的迁细腰肢, 都让唐玄夜窥探。 「啊……肏死我……主人……肏死我……肏烂我……啊……肏烂我……的子宫……把子宫肏烂……」秦瑶欲火焚身, 唐玄夜那充实的肉棒带给她无限的快感让她深陷在欲望之城, 无法自拔。 「……啊……主人……母猪……不行了……啊……高潮了……谢谢主人……啊……」秦瑶的手指深陷到侍女的沾满香汗的玉背上, 她不顾侍女痛苦的低吟死死的掐着侍女本就无多的背肉, 扭动着自己丰满肥硕的骚臀骚浪的呻吟着迎来了一次强烈的高潮。 没有理会因为强烈高潮刺激翻起的白眼, 唐玄夜仍然大力勐冲着秦瑶犬的蜜穴每次鸡巴抽出都带出大量淫靡的蜜汁, 散落在侍女的粉臀上让侍女的臀部抹上一层亮晶晶的水泽。 「啊……谢谢……主人……啊……秦瑶犬……好爽……肏死我……」秦瑶被唐玄夜勐烈的冲击肏的双眼迷离, 一丝丝津液从微张的嘴唇上流出顺着侍女的玉背留在侍女的头发上, 看起来淫荡至极。 在又把秦瑶肏上两回高潮后,唐玄夜不再压抑, 龟头直冲子宫使秦瑶的子宫深处不停的喷出温热的蜜汁浇灌, 唐玄夜卵袋里不受控制的喷出滚烫的精液一股股的激射在秦瑶的子宫颈上, 把秦瑶又烫出一次高潮。 「喔……谢谢……主人……赏赐下贱的秦瑶犬高潮和精液……」秦瑶气喘吁吁的说道, 她的额头满是香汗黑色秀发凌乱的披散在侍女的背上, 和侍女背上的唾液和汗水黏在一起。 唐玄夜并没有起身,抚摸着秦瑶柔软滑嫩的丰臀, 感受着肉棒浸泡在师傅湿润的蜜穴中的温暖。 「主人……请允许低贱秦瑶犬为您清理高贵的肉棒上的骚水」秦瑶恢复了一点力气, 紧了紧自己的蜜穴发现主人的肉棒有些松软, 立马运转自己的功法《奴术》吸收精液中的力量, 说道。 「你,过来给你主子把屄和屁股舔干净, 你们几个贱货来给我舔脚」唐玄夜狠狠的碾了一下脚踩的侍女 对侍女说道然后有把其他四位侍女踢翻在地, 好像一个混世魔王。 侍女们吃痛娇吟,可是却不敢有片刻停留, 她们只是秦瑶的奴隶也就是唐玄夜的奴下奴, 而奴下奴在大主人面前根本没有讨价的资格。 秦瑶对此也不敢多语些什么,只敢在唐玄夜练功时安慰自己的侍女两句, 她也只是一头母猪侍女们何尝不知道,连自己的主子都是一个随意打骂亵玩的玩具, 怎么可能管的了她们一边享受着师父的口舌侍奉 一边又被四位美女侍女舔脚伺候唐玄夜笑眯眯的躺在椅子上, 很是悠哉。 美妙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只是享受了一会淫乱的生活就到了每天修炼的时间。 虽然有些抱怨,但是唐玄夜也没有偷懒, 在秦瑶的侍奉下穿好衣服狠狠的掐了一把秦瑶的奶头, 在秦瑶的痛吟中飞奔出去开始了今天的修炼。 在这两个月里,他的功力不断的增长,斗法《八极崩》早已经练的炉火纯青, 而《八极崩》的后续衍生之法《崩山拳》也已经打出了一定的威力 最让他得意的是秦瑶年轻时历练所得的一种神级斗法《翻山印》他也已经摸索的七七八八。 秦瑶看着在练武场不断结印的爱徒,心中甜蜜万分, 眼神里不加掩饰的流露出对唐玄夜的爱恋。 白若沫五味杂粮,她今天难得没有在唐玄夜爆肏秦瑶时情欲袭身, 可今天她却酥麻不已。 这段时间白若沫也观察过淫殿目前的天骄试炼, 凭她的多年的阅历那些天骄的潜力无法与唐玄夜相比。 思前想后,白若沫下定决心,轻声慢步走到秦瑶的身后, 张了张嘴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暗自鼓励一番自己后,白若沫坚定了眼神, 这关乎着她的自由她不想孤守终身,她还有大把的时间去享受世间繁华, 她不想错过可以离开那座幽暗地宫的机会。 「秦瑶……」轻唿一声,白若沫的眉头皱在一起, 没了声音。 秦瑶正看的入迷,听到有人轻唿自己,带着幸福的微笑转过头去, 疑惑的说道「什么」白若沫脸色通红就连脖径处都火红一片, 皱着眉头低着头看着秦瑶嘴唇张开又闭合,不知道在干什么。 「四主母」秦瑶奇怪的看着一身白纱的四主母, 她可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这幅样子心里猜测白若沫是不是吃了些滥情草药。 「那……那什么……我之前……对不起……那……那个……你……你别恨我……」白若沫语无伦次的说道, 焦急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却支支吾吾,什么都说不清楚。 秦瑶奇怪的看着脸色泛白的白若沫,不知道为什么, 她很想笑笑白若沫这个样子。 「我……我是……以后……我不和你抢正妻……你能容忍……」白若沫支支吾吾的说着, 看着秦瑶憋着笑意的样子羞愧的想要钻进一条地洞, 焦急之下把自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还想说些什么, 但是看到秦瑶面色拉下的一瞬间立马闭上了嘴。 秦瑶听到白若沫的那句话后面容停滞,脸上的肌肉一瞬间失去了弹性, 但是白若沫却看到秦瑶眼睛里却蕴含着怒火。 「我……」白若沫还想说什么,但是秦瑶冷冷的打断道「四主母, 您一定在开玩笑」秦瑶艴然不悦,她很早就疑惑白若沫一直纠缠着唐玄夜目的在哪, 可她还是没想到白若沫竟然是想成为自己徒儿的奴隶。 扪心自问,秦瑶并没有把自己定义为唐玄夜的正妻, 一开始时她也只是想做唐玄夜的狗奴,她只是不愿意白若沫加入她主人的奴隶体系, 因为她看到白若沫时总是感到很危险。 白若沫看到秦瑶不悦的脸色,不敢再说些什么, 看着秦瑶的后背心中不甘,她还没有被女人这么拒绝过。 唐玄夜站在修炼台上,双手不断结印,周围繁复的纹路交织, 偶尔有些纹路当中传出一声声娇吟秦瑶脸色变得红润, 若没猜错那是她的淫叫。 这是玄功初现的征兆,在那次大乱斗中, 掌门带领自己的女奴迎战强者周身围绕着千娇百媚的女人, 都近乎实化打出强大的攻击力,击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大教幻天神教, 更是在之后掀翻了自古恒存的慕容世家这才垫底了淫殿在星海当中的地位。 幻天神教是一座比淫殿还要变态的淫教, 淫殿实行奴隶体系一主多奴,主人可以靠奴隶修炼玄功, 来借此提升实力。 而幻天神教的玄功更加的诡异,不仅可以通过做爱获得能量, 还可以借身一些虫兽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幻天神教种族林立 饱含了所有星海的种族不仅仅有无处不在的人类, 天生拥有魔法的巨魔族可爱乖张的精灵族,矮小博学的地精族, 还有强壮憨厚的兽族也有兽乱衍生的兽人族。 自开教以来,幻天神教极力鼓励教徒滥交, 无视种族的特点随意内射入雌性的子宫,甚至幻天神教内部有一滥交排行榜, 肏过的种族越多排名越靠前,相应的奖励也会越多。 和淫殿不同的是,幻天神教之中的女性教徒并不是神教的奴隶, 反而幻天神教掌握实际权力的都是女人,她们有拒绝交配的权利, 但是她们一般不会拒绝男性的要求尤其是做爱的请求, 修炼幻天神教的玄功女人会逐渐变成痴女,每天渴望着性, 渴望着被男性玩弄沉浸在淫乱的生活之中。 在这种模式下,幻天神教越发的强盛,虽当初不敌淫殿, 当论如今淫殿已经无法撼动幻天神教了。 「他真的很强」白若沫由衷的感叹道, 他知道唐玄夜只是练了辅助的功法《噬淫》就可以幻化出自己的奴隶的声音 如果让他修炼了更强大的主攻法唐玄夜那岂不是可以直接描绘出自己的奴隶秦瑶听到白若沫的声音后, 身子一颤她知道自己主人的潜力,要是让其他几位殿主知道唐玄夜的潜力, 恐怕来跪拜唐玄夜的不止一人。 秦瑶心中苦涩,唐玄夜爆发出的潜力不会瞒的太久, 再过几天祖器之魂回归帮助年轻人激发血脉之力时, 唐玄夜定然会大放异彩到时候恐怕贪恋着自己爱徒的女人可就不止一个白若沫了。 这两个月来的激情让秦瑶幸福满满,她可以独自享受唐玄夜在自己蜜穴中的抽插爆肏, 也自己每天相拥着爱徒而眠一人体验着徒儿的宠幸。 「你臣服我,我就容忍你」想着想着, 秦瑶的内心开始慌乱她害怕失去这些,害怕失去唐玄夜的宠爱, 也害怕自己在唐玄夜的心中失去存在所以她想要一个帮手, 一个可以帮助她征服唐玄夜后宫的帮手而这一帮手非白若沫莫属。 白若沫的经历不用多说,单说她玩弄女人的手段就是秦瑶不能比的, 更别说白若沫管理后宫的能力了。 白若沫正在欣赏着练功的唐玄夜,听闻秦瑶的话后, 一时之间并没有反应过来定力两秒后,才发出一声惊语「什么」但随后, 白若沫立马反应过来原本愁眉不展的脸色立马变得妩媚万千, 撩人心扉暧昧的看着秦瑶,娇声道「谢谢主母大人, 以后厕猪定然好好伺候主母」「哼你还不是主人的厕奴呢, 等主人收下你再说吧」秦瑶冷冷的回了一句刚才听到白若沫的娇腻的声音, 她一阵反感她很讨厌这个称唿,因为她不想与人分享自己的主人。 事实上,秦瑶非常不甘,这几天来一直都是她在独占唐玄夜, 唐玄夜所有的精液都滋润在她身上。 更重要的是,没有人和她竞争,每晚她都可以踏实的搂着自己的爱徒安然入睡。 秦瑶何尝不知道这种生活过一天必会少一天, 唐玄夜必会龙傲九天虽然如今功力平平,和教众的天才比起来差距悬枢, 但只要给唐玄夜时间他一定会厚积薄发,用惊人的战技闯出这片荒林!「哼」秦瑶冷哼一声, 眼睛里充满对白若沫不加掩饰的怨恨。 白若沫识趣的站在秦瑶身后,不在多语,但是她的心思却飞在了九霄云外, 她得到了秦瑶的认可接下来只要讨到唐玄夜的欢心, 以她的能力一定可以掌握权力。 唐玄夜依旧勤恳的努力练着功法,三天后就是血脉觉醒之日, 他一定要争取一个好的名次不给自己的师傅丢脸。 在这三天里,唐玄夜除了用自己的精液浇灌秦瑶的子宫和屁眼, 其余时间都在忘我的练习繁复至极的战技配合着崩山拳打出的威力让白若沫暗自点头, 玄奥的魔法印记融合八极崩的奥义淋漓尽致的展现 最让白若沫惊疑的是秦瑶传出的那部斗法《抱山印》的威能太过可怕。 清晨,淫殿宣声一片,所有的青年都跟随自己的师傅走步向祖坛, 在昨夜祖器回归一座流露香艳之光的神炉静静的漂浮在祭坛上, 神炉中不时传出女人的阵阵呻吟让在场的长老祖老都面色潮红。 「请淫殿总教主诗月寒祭拜祖器,给予我殿天才最稳固的觉醒通道!」以为看起来不到四十岁的雍容少妇, 高声唿道。 诗月寒面无表情,从椅子上坐起,缓缓的把舞动的长裙脱去, 爬在地上赤裸裸的身子一点点爬到神炉前。 诗月寒并没有使用魔法遮掩自己的身体, 她的身体全部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底娇小但诱人的酥胸, 丰满而坚挺的臀部粉红无毛的耻部,都深深的吸引着场上的所有青年, 当诗月寒狗爬在地上时她的阴唇自动分开,粉嫩的小穴翻着淫光, 和别人紧窄的屁眼不同诗月寒爬下时,屁眼分开, 露出一个粉红诱人只有两指宽的肛洞好像在欢迎着肉搏的临幸!唐玄夜看的直流口水, 诗月寒的屁眼太过诱人让唐玄夜的鸡巴坚硬如铁。 并不是只有唐玄夜一人露出丑态,在场的众人之中, 除了铁着脸一脸不爽的林如风几乎所有人都用那猥琐的眼神视奸着诗月寒的身体。 「嗯……啊……」一声高亢的呻吟, 神炉炉盖飞起诗月寒也被收进神炉,然后众人就听到一连串惨叫和高吟。 神炉内的印象也道设在天空,只见诗月寒大张着腿被架在空中, 两只乳房被嘞的紫青乳头分别被欲望仙金十字刺穿, 阴道和屁眼都被仙金塞满时不时有一条黑色的长鞭落在诗月寒的身体各处。 这时神炉震动,一座金色的无字长碑拔地而起, 紧接着几道白光打出落在几位长老身上。 几位风韵犹存的长老对视一眼,一语不发, 把自己的道袍全部脱掉然后狗爬到神炉前高高翘起屁股, 把自己的阴道和屁眼露出来。 「一会到你了,选择红姑长老,肏她的骚逼, 一边用拳头捅她屁眼一边拽她的阴毛,用力扯, 她肯定会马上高潮」秦瑶看着上场的十位长老 看到其中一位身材苗条面容尊贵的美妇时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对身后的爱徒唐玄夜传音道。 唐玄夜面无表情,但是心中有丝丝暖意流过, 他知道这些骚的骨子里的老母狗是什么德行如果师父没有给红姑极大的好处, 她绝对不会松一丁点口更别提在血脉觉醒考验时放水了。 「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唐玄夜传音道, 语气坚决眼睛盯着神炉,可当秦瑶转过身暧昧的看着自己的爱徒时, 却发现唐玄夜的一双瞳孔里竟然是正在被神炉淫虐的贱婊子诗月寒!秦瑶的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 正要怒斥太上长老雁芙挥起袖袍,一道道令牌飞到众人手里, 上面标榜着相应的序号而唐玄夜很靠后,在一百八十六位, 而在唐玄夜旁边如同死了孩子的林如风的序号是一百八十五, 紧在唐玄夜前一位「相信你们的师父已经告诉了规则 那就请按序号上前觉醒血脉」随着雁芙的话语 一个长相粗犷臂膀宽厚的青年一步上前,脱掉身上的道袍抱着一个少妇的屁股直直的插入。 青年上来就是一顿勐干,肏的少妇嗷嗷直叫, 待青年内射入少妇体内后石碑上立马呈现着古蛮族四个大字, 而在这四个字符底下有着六颗金色的小星。 石碑上的字符让在座的众人哗然,六星血脉, 而且是上古的蛮族血脉待今后成长起来,或许会直接返祖, 成为真正的上古蛮族。 接着一位一位青年才俊上前,不停的爆肏着爬在地上的十位长老, 石碑上不时亮起刺眼的金色光芒七星八星九星血脉都被神炉觉醒, 要说最耀眼的是一位身材娇小的女子被查出拥有远古灵兽琴豚的十星血统, 比之程野的十星蛮族血脉都让人诧异因为这位女子只是一只殿中的肉便器在荒林中带回来的野孩子!这着实让人惊讶, 任谁也没想到这个山林中被丢弃的野孩子竟然是琴豚的后裔, 而且是纯血后裔!一时间所有人不安静了, 琴豚虽然分类为灵兽但因为琴豚与生俱来的性器, 到了现如今琴豚的数量比之神兽还要稀有!找遍整片星海, 神凤不过十指可数但是就算翻了整片星海,都不见得能寻到一手!而且大多琴豚都被强大的进化者奴隶, 被当做禁脔。 唐玄夜眼神火热,他在古籍上看到过关于琴豚的介绍, 甚至他看过一部拥有琴豚的恐怖人物的手记其中有好几章篇幅都毫不吝啬的赞扬着琴豚的性器, 有的大能甚至会把舌头浸泡在琴豚的蜜穴中感受琴豚骚穴的按摩。 这一结果,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狂热的看着这个有着纯种琴豚血脉的女人, 所有人都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按倒在地肆意的奸玩。 「安静!继续开启血脉之力!」一位风韵犹存, 坦胸露乳的老骚货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这里倚靠在椅子上, 妩媚的说道。 所有躁动的人都识趣的闭嘴,但是眼睛却如恶狼一样盯着正坐立不安的琴豚直女, 心中都各怀鬼胎。 「我希望有一个淫体出世啊」那个露乳的老骚逼倚靠在椅子上, 悠悠的说道拉过旁边的一个女弟子,毫不客气的撕掉外衣, 抠挖着女弟子的小穴。 「淡何容易啊,如果这一世真有,老奴死而无憾了」远处一道带着磁性的声音传入大厅, 似是回应露乳老骚逼的话正当人们向后看去, 声音的主人却已经悄然进入大厅来到露乳老骚逼的旁边。 「死而无憾如果出现一个淫体,我这把老骚肉立马跪下来扒开骚屄认主」露奶子骚逼不屑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妇人, 自顾自的抠挖着女弟子的骚穴说道。 妇人一头金发,眼睛中闪烁着寒光,浑身被黑色的皮衣包裹, 听到露奶子骚屄说的话后一把捏住露奶子骚逼的大奶子, 冷笑的说道「别以为屁股上的奴印消失就趾高气昂 你最好给我死到一旁别用你这一身烂肉别玷污了淫体的圣洁」「安娜, 我们身上的奴印都消失了你没有权利在对我指手画脚了, 我想干什么那是我的事」露奶子骚逼显然是动了怒气 脸色也变得铁青原本的妩媚也尽数收起。 「好好好,方鹤雪,我真是小看了你」被称唿为安娜的妇人显然被气的不轻, 最后狠狠的捏了一把方鹤雪的奶子后拉来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血脉还在开启, 但大多都是一些凡人偶尔有一些特殊的血脉, 但都不算太亮眼但在众人都感觉枯燥无味时, 原本黯淡无光的石碑大亮镶嵌的十颗星瞬间发出耀眼的光芒。 「妖莲邪体,返祖血脉!」一声惊唿, 安娜滕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光里难掩激动之色, 就连手都在颤抖。 方鹤雪看到石碑显露的字迹后,激动的想要起身, 却因为双腿发软而坐在地上。 「妖莲……她……是真的……」原本悠然自得, 觉得把握了局势的四主母白若沫嘴唇发白,脸色煞白, 显然这种血脉的觉醒视乎大乱了白若沫的计划。 妖莲邪体,这是一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一种人族血脉, 亦如混沌仙体一样从古至今都只有明间流传的痕迹, 但从来没有人真正看到过这种血脉。 也有大能断定,妖莲邪体和混沌仙体都只是人们臆想出来可以制衡他们的存在, 这世界根本就没有这么强大的体魄!但今天 祖器发光五光十色,一个活生生的「妖莲邪体」就在眼前, 这怎么能让人不震惊呢让淫殿众人沸腾的并不是妖莲邪体本身的强大 淫殿本就遵从「奴隶女仆」的制度就算一个女人在强大, 她也只是某人的一只玩物。 让安娜颤抖的是,她曾有幸听到过自己的主人游历回来后, 忆起在山河间的经历无意中透露出一则似是再说『妖莲邪体』的话, 「莲本洁净是练兵中一种好的素体,但总有些人喜欢亵玩世间洁净的东西, 最终却成全了一只妖造就了一方妖皇」「我……」台上的女子也看到头顶祖器所呈现的字幕, 但显然她并不知道自己的血脉强大迷茫的看着众人, 但随着血脉之力的觉醒她的周身都泛起一抹绿光, 散发着一种妖邪的气息。 「师父,这种血脉很强吗」唐玄夜随意的摸着秦瑶的丰臀, 看着被万众瞩目的妖莲邪体毫不在意的问道。 「很强,据说不必我们的淫体差,甚至更强!」秦瑶眉头紧皱, 看着唐玄夜一样凝重的说道,她没想到这一代的年轻人中竟然藏着这么可怕的血脉, 不由的为唐玄夜担忧了起来。 「只是一个女人,没什么大不了的」唐玄夜忽视了秦瑶脸上的凝重, 大手肆意的揉捏着秦瑶的丰臀随意的说道。 秦瑶回头看到唐玄夜玩世不恭的表情,叹了口气, 任由唐玄夜随着性子玩弄她对唐玄夜再也严厉不起来了, 虽然感到了外界的压迫但在唐玄夜的大手下, 却又那么的安全。 「师父啊,为什么到现在都没人在红姑身上开启血脉之力呢」唐玄夜重重的捏了两下秦瑶的肥臀, 问道。 秦瑶感受到唐玄夜手心的力道,轻吟一身, 说道「嗯……红姑的身体很难高潮因为这个殿主把红姑身体都改造了一边, 这么多年过去被改造的身体也出现了太多问题, 阴道变得极为干涸肉棒插进去很不舒服,所以没有人愿意肏她」「那还真是可伶」唐玄夜不由的感叹道, 在这淫欲纵横的淫殿没有大鸡吧来肏那可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主人……母猪有一事相求」秦瑶听到唐玄夜的话后心中一动, 犹豫了几分后把身体靠在唐玄夜的身上,说道。 「什么事」「母猪求主人一会肏红姑时就射在红姑的骚屄里吧」秦瑶小心的说道。 「哦在这个场合内射不好吧」唐玄夜反问道, 他倒很不在意把精液射给谁射给谁对于唐玄夜来说都无所谓。 「没关系的,主人尽管射在里面就好」秦瑶听到唐玄夜的反问, 立马回道一泡精液对于别的女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但是对于现在的红姑来说就如同上天恩赐的甘露!「一百八十五号 林如风」冷漠的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中在唐玄夜旁边的林如风身体抖了一下, 林如风抬起头环顾四周自信的笑着,一步一步走到一位长老的身后, 扯掉衣服把自己的坚硬的大屌露出来,狠狠的插进了长老的屁眼。 「果然这小子喜欢玩屁眼,是不是殿主的屁眼就是让他肏的合不起来的」唐玄夜看到林如风的举动, 轻蔑一笑趴在秦瑶的耳朵上,吹了口气说道。 「不是的主人……诗月寒屁眼从小就是开着的, 这是『淫锁』屁眼虽然看起来闭合不了,但是一旦有东西插进去后就会牢牢的锁死, 很可能把鸡巴直接夹断」秦瑶轻笑出声解释道。 「淫体,祖脉!」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淫殿, 十个闪耀着的星辉点亮夜空原本嘈乱的大厅变得安静无比。 「哗……」安静几秒后,哗然的叹息声, 兴奋的尖叫声连成一片让整片大荒都为之震动。 安娜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她不敢相信,这一世真的有淫体出世, 眼睛中热泪涌向。 诗月寒在炉鼎内承受着地狱般的拷打,身上的血印触目惊心, 但在这一刻却流出会心的笑容。 唐玄夜的手掌依然按在秦瑶的肥臀上,但是此刻手指却再也使不上力气。 感受到唐玄夜心中的慌乱,秦瑶的温暖的身子更加紧贴在了唐玄夜的怀中。 【完】。

上一篇:兽国艳史 下一篇:催眠女警和女导游当性奴